快捷搜索:  as  as~!@  xxx  as~!@#%^

九月的最后一天,再道一声告别

央视网消息:分别,在九月,从常宝华到师胜杰。

整整一个月,评书大家单田芳、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表演艺术家朱旭,粤剧名伶吴君丽,还有相声名家张文霞等都相继离世,让人心痛不已。伴随着曾经这些我们如数家珍的大师纷纷陨落,徒留人间不胜唏嘘,一个时代似已随之走远,一个时代又掀起新的帷幕……

曾经乐事,再回首已泪凝于睫。 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记忆的闸门仿佛也被打开。无论是痴迷过的评书相声,还是陪伴过的琴声歌曲,那些清脆的声音、动人的旋律令人久久不能忘怀。

常宝华:匠心八十载

“我啊,想多活几年,就为大家。”9月7日,一代相声大家常宝华先生病逝,享年88岁。

他的孙子常远在讣告中称,爷爷走时安详,未留遗憾。常宝华虽然生前不像马三立、侯耀文等名家那般声名远播,但作为相声界的老前辈,常宝华人品贵重,作品颇多经典。其中,最具知名度的作品当属他和侄子常贵田创作演出的相声《帽子工厂》,是当时相声直接介入重大社会生活的代表作品之一。从旧社会走来的常宝华为人平易,全无“封建习气”,别人叫他“常老”,他要别人叫他“老常”。老爷子一辈子追求相声的传承与创新,一篇篇经典留作将永远印在亿万观众的心里。

盛中国:大师已去,妙音犹存

盛中国这个名字也许陌生,但说到《梁祝》,恐怕没有哪一个中国人不熟悉。婉转悲怆的曲调、强弱分明的节奏烂熟于心、不免哼唱,9月7日晚,中国着名小提琴家盛中国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去世,享年77岁。

这位一生拉过上万场《梁祝》的小提琴演奏家,5岁学琴,7岁第一次公开演奏,9岁在电台录制了自己的独奏作品,13岁时,就进入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习。在业内演奏“梁祝”的场次多,录制的音像也最多,机械性的重复,为的是在音乐上有新的处理。再熟悉的曲目,盛中国也从不怠慢,他希望能够把西方传统的小提琴演奏技法和中国民族的戏曲音乐语言进行结合,也让它能被更多人听到。用琴声播撒一颗颗种子,撒到观众的心田,盛中国做到了。从此,那对双宿双飞的蝴蝶,亦追随一代大师而去。

单田芳:世间再无“下回分解”

记忆中“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再也听不到了。9月11日,着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

惊堂木一拍,白纸扇一抖, 他用略带沙哑沧桑的声音、抑扬顿挫的语调演绎了一个又一个栩栩如生的故事,影响了几代听众。从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至今,已经创作了包含《林海雪原》《新英雄儿女传》等超过100部评述作品。“单田芳评书”已然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标志。

武侠也好、历史也罢,单田芳用自己的节奏和风格,为当代评书艺术赢得一时辉煌。惟妙惟肖,张弛有度,单老用极富感染力的声音艺术,让听众享受其中。

“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评书之于单老是偶然的宿命,而单老的评书之于我们却是不经的缘分。

朱旭:演人演戏,此生足矣!

他在话剧《哗变》中可以演绎长达7分半独白不卡壳,他在电影《洗澡》中用只言片语就把一个父亲演绎得活灵活现。9月15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着名表演艺术家朱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

在许多观众眼中,朱旭表演细腻传神、风趣幽默。对待表演这门艺术,朱旭总是抱着一丝不苟的态度,从艺六十余载,他舞台上下乐乐呵呵,有着睿智的幽默。在同辈艺术家面前,他是相伴一生的艺术伙伴,在晚辈面前是德艺双馨,高山仰止的艺术大家。在观众心目中,是儒雅的君子,慈爱的长者,可爱的老头儿。不留痕迹的表演“完全不是在演戏,而是在生活”。他所代表的老一辈艺术家在表演道路上不断探索和自我追求的敬业精神是最大的财富。

师胜杰:相声艺术是我毕生的追求

那个平易近人、风趣幽默的老人仿佛昨天还坐在《星光大道》的评委席上,9月28日,着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师胜杰因病在哈尔滨去世,享年66岁。

众所周知师胜杰是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的关门弟子,因为师傅的一句话他毅然决然地扎根东北。具有辨识度的嗓音、功底扎实、口齿利落,极富感染力,师胜杰的相声不仅继承了侯派相声的风格,而且形成了自己清新质朴自然的表演特点。他待人宽容、对相声后辈多有提携,老搭档姜昆悼诗中写到,“百姓需要欢乐,相声需要发展,曲艺艺术之树要四季常青”,也许正说出了师胜杰的心声。

@某网友:大师,在天堂也一定笑口常开。

天堂添彩、人生失色,大师的相继离去也许意味着一个时代的落幕,但艺术的生命没有终点。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正是一辈辈艺术家躬身以践,用自己的一生去诠释匠心独运,去坚守薪火相传,才留下一个个历经岁月打磨的经典作品。

岁月留痕,他们的作品曾经陪伴我们的欢声笑语;动人心弦,他们的艺术曾经让我们如痴如醉。他们隐于江湖,我们不曾留意他们的老去,他们溘然长逝,留给我们无尽追忆。仿佛,他们离开舞台的那一刻就已经完成了某种告别。

人生而有限,然艺术长存。

经典永流传,是艺术大师耗费一生的心血,用深厚的积累、扎实的功底换来的。德在艺先,是老一辈艺术家秉承传统,以身作则、毫无保留的传承下一代心愿。后继有人?当然有。然而,太多的浮光掠影,喧嚣又浮躁,短暂的掌声窥见的是人浮于事的昙花一现。在艺术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只有放下身段、刻苦钻研,把功夫练到火候、把人民放在心里,恪守品格、尊师重道,才能无愧人民艺术家的称号。

人如草木,春生秋老,生命无法挽留,但可以珍惜他们曾带给我们的欢乐与美好。九月悲秋、大师已去,无尽哀思。但他们的音容笑貌始终在我们心里,九月的最后一天,再道一声走好!(文/汪佳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